首页> 健康资讯> 正文

徽骆驼第5-6集剧情详细介绍

来源:豪邦资讯网
  

徽骆驼第5集剧情介绍

  文清拜师学艺 金龙百般刁难

  拜师典礼失败的金龙跪在鲍一刀门口,祈求师傅原谅,而城外的邵文清下定决心要进鸿运楼当鲍一刀的学徒,老灶头很是心疼自家少爷受苦,但也只能由着他去。

  一早,文清就前往鸿运楼,刚好遇到唯利是图的陆老板,见文清又识字,又愿意做鸿运楼的学徒,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把文清留在后厨帮忙,鲍一刀见他这么大年纪才来饭馆学徒,一番讽刺后,最终还是让文清写下了字据。

  而在文清刚刚来到鸿运楼找老板时,隐约认出他就是通缉犯程文清的二赖子把从城门口揭回来的告示拿来给赵金龙看,他准备为了三千两银子,躲到暗处,怂恿赵金龙告发文清,讲义气的金龙一口拒绝了他提的要求,并要求他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再也不能提起。

  看见文清写下相当于卖身的字据,老灶头尽是对文清父母的愧疚,但文清却无一句怨言,等回到鸿运楼,敲了许久的门也不见开,随后二赖子一脸不悦的开了门,还捉弄文清,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委屈的文清只好把怒气发泄在劈柴上。

  鲍一刀见自己的徒弟满脸杀气的劈柴,猜想文清一定是受了委屈,连忙召见,同在师傅面前伺候的金龙看他这样子,走神得把茶水全撒了,不料鲍一刀并非安稳文清,而是教训他院里的老少都是师兄,要他尊重。金龙见文清受了委屈,连忙给他说着和师傅相处的要诀,但文清并不领情。

  去河边挑水的老灶头摔伤了,还摔坏了桶,陆老板嚷嚷着扣工钱,就要把老灶头开除,善良的鲍一刀立刻猜到是底下人干的,一通教训。老灶头受伤,照顾他的责任自然落在了小凤桃身上,此刻的文清不再被允许轻易出鸿运楼的后厨院子。

  文清生疏的洗着菜,一看他洗菜那样,大厨鲍一刀就是一阵不顺眼,见师傅生气,就要发火,金龙连忙对着文清好一番夸功夫好,鲍一刀兴趣一来,让他当场表演一段,文清一表演功夫,手痒的金龙抄起根棍子就要和文清比划比划,几个回合之下,金龙战败,不肯服输的他跑到河边发泄,却也开始计划起了下一次比武。

  回来迟了的文清连睡的地方都没了,而此刻城门外的破祠堂里,小凤桃和老灶头都在心疼文清吃的这份苦。

  金龙约战文清在河边的浅滩上,本可以胜的文清为了杜绝下一次的对战,让了金龙,甘愿认输欠他五两银子,赢了的金龙和大伙则去喝花酒,而文清则提前回了鸿运楼。

  鲍一刀对训斥文清的事还记在心上,好心的说明理由,文清当然也懂得这番好意。

  等金龙一干伙计回了鸿运楼,刚好撞上鲍一刀,最恨徒弟不学好的他,好一番惩罚,金龙以为这是文清告的状,狠狠的在心里记了他一笔。

  受了委屈的二赖子把文清的通缉令告诉鲍一刀,以为这样就可以赶走文清,不想鲍一刀依旧让他把秘密烂在肚子里。

  为了验明二赖子说的是否属实,鲍一刀特地做了些武昌菜送到城外的破祠堂,就要引出文清背后的真话。

徽骆驼第6集剧情介绍

  鲍一刀文清关系更近 文清迫不得已偷艺

  万万没想到,鲍一刀竟是当年受恩于程德之的鲍五九,原本见鲍一刀拿着通缉令来认人的时候,文清防备得握紧了柴刀,就打算找准时机下手,这回,算是遇到一个可靠之人。

  一夜过后,鲍一刀和文清的关系更近了一步,文清取代了之前捧壶的金龙,引得二赖子满心猜忌,但被金龙挡了回去。鲍一刀二人推心置腹的在厨房里聊着师傅和弟子的关系,文清一句壶要捧就捧进心里。

  1911年十月,清朝灭亡,辛亥革命胜利。

  文清听说大清灭亡的消息,兴奋得与老灶头砸碗庆祝,再也不用东躲西藏,再也不用隐姓埋名,他要告慰程家父母的在天之灵,鸿运楼的一帮人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看着他们,最终,二赖子看着作废的通缉令,念叨着错过的三千两,还把通缉令送给文清,文清这才知道,原来二赖子早就知道他是通缉犯,却一直帮他保守秘密,感激涕零。

  随后,文清告别小凤桃,老灶头等人,坐上了回武昌的船,回家给父母收尸立坟,把排位带回大徽村供进祖宗的祠堂里,还遇上了程书田,书田果真如文清所想,还活着,二人又在曾经谈过理想抱负的桥上,谈着过去未来。

  送别了书田回杭州的茶庄后,文清又回到了徽州城里,鲍一刀还给老灶头几人租了好一点的屋子,鲍一刀又问起文清打算干点什么,文清心心念念的依旧是当个像鲍一刀一样的大徽厨,为此,鲍一刀担心他是富家少爷,如今情况不同了,怕他吃不了做厨子的苦,怕他过不了心里的坎,但最终得到的依旧是文清肯定的答案后,鲍一刀更加看好文清了。

  鸿运楼又有人点招牌菜了,金龙主动留在厨房想要给师傅帮忙,不想被赶了出去,却叫文清进去,二人撞上,大眼瞪小眼的就差火山爆发,引得二赖子替金龙不满。二赖子趁着鲍一刀让文清把泡香菇的水端进去的时候,使坏让他把水倒了,让鲍一刀一阵生气。

  夜里,文清整理着鲍一刀做菜的秘笈,和小凤桃聊起了偷艺的事情,可巧的是小凤桃也为了学戏偷过名角的秘笈,同为天涯沦落人,见有人支持自己偷艺,文清更是放心大胆了。

  同喜楼的程老七,又来鸿运楼挖人,找了鲍师傅,得到的答案还是不同意,而陆老板也开始怀疑起金龙拜师失败是不是因为文清插了一脚,金龙倒也仗义,当场推翻了这个说法,还揭穿了陆老板的小心思,陆老板见这样始终不是办法,又把拜师的注意打到了文清身上,但毕竟碍于没拜师,便主张文清偷艺。

  陆老板老友前来特地点了葡萄鱼,无奈鲍师傅病倒厨房,几番争执下,文清准备掌勺做葡萄鱼。(本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cba赛程 https://www.tanqiu.com/resource/lq/3/1

豪邦资讯网